金沙国际网上娱乐 > 俗世地仙 > 398章 久候多时了

398章 久候多时了

        汉威大学附近的一家酒店内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荆白坐在宽敞的落地窗前,居高临下能够看到学院里那栋掩映在葱郁树木之间的崭新建筑物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,温朔就住在那里面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从京城到豫州的林阳,又从林阳千里迢迢赶到了西凉的汉威市,可当他到达时,考古学国际学术研讨会的考察队,已经出去了数百里之外的千佛洞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等他紧赶慢赶地到了千佛洞,结果考察队又去了千里之外的荒漠戈壁中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这年头,尤其是在西北地区,离开城市之后,手机通讯的信号质量奇差,荆白几次拨打温朔的手机,提示都不在服务区,无奈之下,荆白只能返回汉威市,住在了汉威大学附近的酒店里,等待着考察队的返回——这么大老远赶来了,再放空回去,总有些不甘心,又时不时地会自嘲,如此奔波劳累,值吗?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图什么,荆白心里有数;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值不值,那得以后再说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荆白觉得无论将来自己这般看似吃饱撑得管闲事,能否在复兴乃至繁荣的玄门江湖上起到效果,至少……自己做了!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闯荡江湖嘛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不闯荡,何来自己的江湖?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在千佛洞住宿的那天晚上,夜半时分,荆白被天地间异样的五行灵气波动惊醒,起身到窗前远眺西南方的璀璨星空,卜卦掐算,气机与天地相参,很快便知晓了在一千六七百里之外的荒漠戈壁之中,陡然爆了可怕的极端灾害天气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若是换做其他玄士,距离一千六七百里,多半不会感应到那里出现的境况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但荆白修行的是相术一门,主参天地风水,加之其个人修为深厚,已入炼神还虚初境,故而对于天地间风水之势的异常感应,格外敏锐。所以,当以风水之势推断出了确切的地点,再对照地图上的大概方位之后,他便肯定了,是考察队一行所在的楼兰遗址那里,生了极端的灾害天气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而这类异常、极端,又是突的灾害天气……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或许在寻常人看来,大漠戈壁之中本就磁场紊乱,极端天气频,不可预知,所以也算是“正?!?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但在荆白这样专业的、修为极高的玄士眼里,却绝对不正常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那是有玄士作法,引动了大自然的强烈反噬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荆白年轻时走南闯北,观千万里江山,寻龙点穴历练修行,也曾跟随一支探险队到过接近楼兰遗址的荒漠戈壁中,那时候的荆白修为还不足,却已然能清楚地认识到,那里因千万年来地势、环境的影响,阴阳五行极度紊乱,玄士不可轻易在那里作法,否则就会乱上加乱,引的自然反噬又快又狠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也因此,荆白先想到和担忧的就是:温朔那家伙,搞什么???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可别把命搭进去了……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已经是晚上七点钟了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或许说下午七点钟会更为恰当些,因为夕阳还精神抖擞地挂在西边的天际,不肯钻进大地的怀抱中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刚才在楼下就餐时,荆白看到了餐厅里的悬挂电视上,播放着的汉威新闻,才知晓了考察队已经回来,并且,考察队确实在楼兰遗址遭遇了极端的沙尘暴灾害,造成了一人重伤、三人失踪的事故,万幸的是,大多数人竟然安然无恙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而确保了绝大多数人安然无恙的功臣,是一个来自于京城大学考古系大二的学生!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屏幕上,那个白白胖胖高高大大憨憨厚厚的小伙子,那么得腼腆,那么的可亲……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荆白看得哭笑不得!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他太了解那个胖子看似憨厚腼腆的表象下,藏着一颗多么龌龊、狡诈、奸猾的心!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荆白把玩着手机,迟迟没有拨打温朔的手机号码——如果自己的分析没有出错的话,那场极端的沙尘暴,就是温朔无知无畏地在那样的地方作法,才引的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导致了三人失踪一人重伤的凄惨结果,温朔该承担什么样的罪责?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颇为了解温朔其实本性善良的荆白琢磨着,胖子应该是知道自己闯了大祸,才愧疚自责,用实际行动去尽可能弥补自己的错误,他是在赎罪,却反而成了救人的英雄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若非如此,自私的温朔遇到这般情况,多半会只顾着自己保命,顺便救一下杨景斌有可能,至于其他人……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温朔会去救?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吧?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荆白犹豫着这件事,要不要和温朔谈谈,或者干脆地骂他一顿,毕竟闹出了三条人命,还耗费了如此多的资源。但被温朔怼过很多次的荆白,又有些忌惮,没准儿再被那个狡诈的家伙,反过来再教训一顿,可就得不偿失了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,这次找温朔,还是想要去证实,去解决那只尸煞的问题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温朔会承认吗?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或者,温朔会有什么办法,来证明他和杨景斌没有染指那只本该属于洪裳和秦落凤的尸煞吗?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也许,楼兰遗址事件,还能作为一个小把柄?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荆白摇了摇头,拨通了温朔的手机号码,里面很快传出了那胖子有些慵懒的声音:“喂,荆先生有何指教?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要恭喜你,成为了救下整个考察队的大英雄?”荆白听着温朔爱搭不理的声音,就有些堵心,不免语气中就带了点儿讥讽的味道:“那可都是来自于全世界各地的考古系专家,是每一个国家的宝贝,他们的命,至不少钱吧?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哪壶不开提哪壶,这不是拽我的护心肉嘛,疼死我了?!蔽滤妨⒖谭薹薜厮档溃骸澳阋敲皇露揖凸伊税??!?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别?!本0赘辖羲档溃骸拔以诤和饶愫眉柑炝??!?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温朔诧异道:“你在哪儿?什么事儿这么近要,还跑到汉威找我?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见面谈吧?!本0卓嘈ψ虐炎约旱淖≈方擦艘槐?,温朔也不废话,说了句“一会儿见”然后便挂了线——长途加漫游,几句话三块多钱出去了,谁受得了?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几分钟后,穿着白色短袖t恤和牛仔短裤、拖鞋的胖子,便来到了荆白所在的酒店房间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可真是贵人难寻咯,和全球最顶尖的专家开会讨论学术研究,一起去野外实地考察,如今更是搞了一定大英雄的帽子戴到了头上,找你,可真不容易?!本0仔ψ诺髻┝思妇?,才把这几天的经历向温朔简单讲了一遍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温朔有些骄傲地仰着下巴点了支烟,道:“幸亏你今儿看了新闻赶紧打电话给我,要不然,明儿又找不到我了?!?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还要去哪儿?”荆白一愣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实地考察还没结束啊,按照预定的行程安排,还有三个地方要去?!蔽滤返靡獾?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你……”荆白哭笑不得,只得赶紧把此次来找温朔的目的讲述了一遍,这才说道:“尸煞毕竟是罕见异物,对于玄士来讲,可谓无价之宝。出了这种事情总得要有个交代,是,你不承认无妨,但你和杨景斌连面都不露,难免会令人更加怀疑啊?!?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温朔挑了挑眉毛,不屑地说道:“我说老荆啊,咱也有一说一,这事儿和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,我露什么面解什么释???俗话说身正不怕影子斜,??!他们爱怀疑就使劲怀疑去,我跟他们犯不着……再说了,那尸煞的阴煞之气找到了,还能分我一半不成?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温朔,话不能这么说?!本0滋玖丝谄?,道:“现在他们都怀疑你,这个误会一直留着,对谁都不好,是吧?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倒也是这么回事儿?!蔽滤分迕甲聊チ艘环?,道:“这样吧,您先回去,告诉他们俩一声,我这边儿忙完了就回京,大概还有三天时间,四天后让他们去京城,我当面向他们解释,尸煞被盗的那天晚上,我和杨景斌老师的行程安排……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荆白哭笑不得,道:“现在洪裳和秦落凤,怀疑的是杨景斌,而不是你,你呢,又不是必须留在考察队的人,就代表杨景斌,跟着我去趟林阳,把事情说开了,也省得夜长梦多。毕竟,事情过去的时间越久,真相就越难调查清楚?!?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没时间?!蔽滤犯纱嗟匕谑志芫骸澳勒庋幕嵊卸嗄训寐??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机会?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跟随着一堆全球顶尖的专家学者,仅是在他们旁边听着、看着,就受益匪浅!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有必要在这方面下苦功夫吗?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废话,老子是考古系的大学生!”温朔一瞪眼:“我在这方面用功,在哪方面用功?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行啦,不提这个了,那,有劳你辛苦,几千里地跑到西凉来找我,今晚我请你喝酒,明儿咱们各忙各的去?!蔽滤菲鹕淼溃骸白?,到外面找个地方风味儿馆子去?!?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荆白无奈,道:“你想吃什么我让酒店送进来,我已经吃过饭了,陪你喝点儿酒,咱们边喝边聊?!?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行?!蔽滤芬怖值萌绱?,到桌旁拿起电话给杨景斌的房间里打去电话,说自己晚些回去,在外面和荆白闲聊呢,不用找他,然后四仰八叉地瘫在了沙上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酒店很快送来了荆白点得菜食和两瓶白酒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荆白一边倒酒,一边委婉地说道:“楼兰遗址所在的那片沙漠,很多年前我去过,环境很差,阴阳五行灵气极度紊乱……你说你,怎么冒险在那里作法呢?”&1t;/p>

  http://www.gz328.com/files/article/html/38/38447/18835723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金沙国际网上娱乐 www.gz328.com。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ww.gz32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