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2章 谁傻

        洛明光知道太妃是以这种方式让她进入大家的视线,虽然乐阳长公主马上也会向大家介绍她,但之前由太妃这样做更显得两位对她的重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微微笑着谦虚:“哪有,外面的东西太难吃,我也是为了方便自己?!?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姑娘就是殿下您的义女吧?来,我瞧瞧,真是好模样,我看京城没几个能赶得上的!”说话的是褒国公太夫人,活的时间久了,难免将什么都看透,一看太妃的态度顺口就帮了句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是褒国公太夫人,丫头快去见过太夫人?!崩盅舫す髁葑哟詈?。

        洛明光便顺着乐阳长公主的话,给褒国公太夫人屈膝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褒国公太夫人身边伺候的侍女忙把手中帕子打开,把里面包着的碧玉藤花玉佩呈上去,褒国公太夫人把那玉佩放在洛明光手里,“拿去当作压裙使?!?

        洛明光照着苗嬷嬷的教导,憨憨的、老老实实的看着乐阳长公主,等长辈了话,她才算收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乐阳长公主又让她去参见舞阳长公主,“这是你舞阳姨母?!?

        舞阳长公主很给长姐面子,也给了价值不菲的见面礼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两人开头,乐阳长公主亲自引荐着又跟屋里身份高的长辈们一一见礼,大家都看乐阳长公主面上都一派和气,染霞和霜色在一旁忙把礼物收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海陵侯太夫人笑眯眯一双眼看着洛明光,道:“洛姑娘生的可真是好,这么好的相貌,在乡下时提亲的快踏破门槛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听着没什么,可仔细想想却不怎么友善,所以海陵侯太夫人的话一出口,厅里有脑子的便停了话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场合谁傻了才自顾说话,哪个注意力不在这些顶尖权贵身上,所以海陵侯太夫人的话一出,便有人往这边张望,还有人怕惹事,装作低头喝茶。

        齐愉原本在逗着明霞公主家的小胖墩,一边注意着太妃,生怕太妃对这乡下丫头比对她好,听到海陵侯太夫人的话倒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,迷茫得看看这个看看那个。

        洛明光这样的长相,有脑子的都要在心里琢磨一番,猜测她在乡下跟着个仆妇怕是无法保全自己,心思龌龊的不知道已经转了多少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洛明光还没说什么,乐阳长公主先不高兴了,将手中的杯子重重一放,冷笑道:“我们家丫头年龄还小呢,说什么提亲不提亲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转头向太妃,像是给太妃解释,“太妃您不知道,阿昀回来说,初次在祁元县见到丫头时,整个一团腌咸菜,黑不溜丢,黄中带绿,还又瘦又小,丑的那都不能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难道京城水土养人?这回来没几日就从腌咸菜变成花骨朵了?”太妃自然时很配合着帮着洛明光洗白。

        褒国公太夫人大约时看出点门道,跟着打趣:“哦?洛姑娘快跟老婆子说说,喝的是哪口井里的水,让老婆子喝两口,看能不能吧满脸褶子去掉喽?!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老货净想美事,真有那么一口井还能轮到我们这些老东西?恐怕脑袋都要打破了!”太妃笑着打趣。

        洛明光微笑看两位老太太打趣完,笑道:“晚辈小的时候,有一次上山碰到一位老人家,因为看那老人家很饿的样子,就给了一块窝窝头,后来那老人家就教了晚辈很多东西,其中一件事就是用青胡桃皮的汁液把皮肤染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要把皮肤染黑?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好好的楞把一张脸染黑,你是不是傻?”落霞公主满脸不可思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洛明光:“…….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这问题怎么回答还真是个难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呢,我也不太清楚,那时候年龄小,只觉得好玩,那老人家让染就染了。后来因要跟老人家认字就时常见面,每隔一段时间就被要求抹一次,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,一直到后来遇到昀哥和赵世子之前,他老人家过世了才停了下来?!?

        想起师父,洛明光的眼眶不由微微有些红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点脑子的一听就明白,大约那为老者担心她将来长大后一张脸惹祸,所以就让她故意扮丑。见她说到老人家过世时声音微哽,情真意切,倒相信果真有这么个人,而非为了洗白编织的胡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妃听赵衍说过初见洛明光的这段,也知道她不是凡人,心道她口中的老者应该就是教她异术的师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青胡桃能把肤色染黑这件事我倒也听说过,”一直未开口的太子妃沈氏突然道:“我幼时调皮,有一年跟随母亲去庄子里玩,庄子里长着一颗胡桃树,正直胡桃成熟,下人们将胡桃打下来,用斧子把外层的青皮破开吃里面的果肉?!?

        她笑了笑,目中露出怀念的神色,“我那时候调皮,自己动手剥了一个,青皮上的汁液不小心沾到手上,一直洗不掉,为此还难过了许久。后来是多久?一个月、还是两个月?或者更久,难看的颜色才慢慢褪了?!?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庄子还有吗?改日我去看看,长这么大才知道原来胡桃外面还有一层皮呢!”齐愉睁着双大眼,她是真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 洛明光看一眼太子妃,心里拿捏不定她这样助攻是什么意思,只是突然想起幼时的事情有感而,还是在示好乐阳长公主,她不敢确定。

        京城的形势她完全不了解,仅听赵衍讲过一次太子晋王之争,至于双方相互争取助力,明争暗斗的事情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不懂也不知,她就当太子妃完全有感而,并不说什么感谢的话,只顺着话茬道:“那汁液若用来染也是可以的,既不伤和皮肤,还不容易掉色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笑向太妃和褒国公太夫人,“两位改日可以试试看?!?

        太妃和褒国公太夫人便说笑着说改日一定要试试云云。

        洛明光洗白这件事就在两位老人家的说笑中定了性,该信的自然会信,不信的也没关系。两位皇上和太后都会给几分面子的老人家认定的事,谁再拿出来说事明摆着跟两府过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会儿时辰尚早,说笑一会儿,乐阳长公主话让小辈们出去玩。年轻的姑娘们拘在这里难免觉得不自在,年长的有些话也不好当着年轻姑娘们的面说。

  http://www.gz328.com/files/article/html/42/42141/18835081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金沙国际网上娱乐 www.gz328.com。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ww.gz328.com